当前位置: 信用经济理论 > 信用经济与信用危机 >
信用经济与信用危机

  信用是社会成员之间经济社会活动的一种承诺,是遵循社会管理规则和道德准则维护社会成员正当利益的一种社会行为。信用经济的实质是,超越现实财富创造能力构建消费能力规律,以举债方式形成信用消费能力的生产与消费的矛盾运动。信用经济与传统经济的根本区别是,两者之间消费能力形成机制的差异。

  在信用经济中,信用关系是由债权人与债务人组合而成的资本,或称作信用资本,亦可称信用资源,信用关系的总和是社会信用体系,信用体系则是社会再生产赖以发展的资金流动系统,就是人们熟知的社会流动性。信用关系,或者说债权债务关系是当代社会流动性形成的最主要方式,它是人类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推动力和标志,建立其上的世界经济已经是完全意义上的信用经济了。

  信用关系是在社会或世界范围内进行债权债务组合的结果,这种区别于传统的工业化方式产生的信用关系将社会资本汇集成强大的信用资本流动体系加入社会再生产,为世界经济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基于专业的局限性和投资决策的效率要求,债权人需要信用评级提供债务人的信用风险,于是,评级就成为信用关系的媒介,这是以工业化方式组合信用关系赋予评级的特殊权力和责任。评级的状态决定着信用关系的状态。

  1、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

  (1)信用关系无处在。现代经济关系的方方面面、时时处处都打着债权债务的信用关系的烙印,商品货币关系覆盖整个社会。货币从金属货币发展为信用货币,持有货币就是拥有债权,也就意味着信用关系覆盖着整个社会。

  (2)信用规模日趋扩张,并加速扩张这是信用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在经济生活中的主体拥有债权债务的规模和数量在年复一年的加速扩张,这是经济扩张的结果,是人类财富积累的结果。

  (3)信用结构日趋复杂化。随着信用经济的发展,为了规避风险大量信用工具和衍生工具产生,使得信用关系和信用结构的复杂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信用网络越结越复杂。信用活动同时就是交易活动,任何一个买卖都是信用重新变动的关系,这种变化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因此,现代经济不是简单的商品经济,而是信用经济。信用经济使经济加速,使经济的促进、影响面很宽,对经济的渗透力很强。

  2、全球信用关系高度依赖国际评级体系

  信用风险的识别日益成为系统工程,因此需要特定的机构和人才为信用经济时代提供信用风险识别的专业化服务,于是信用评级机构应时而生。债权人与债务人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分离,以及债务人信用风险形成因素的日益社会化,使判断信用风险成为一个复杂的研究过程,无论债权人还是债务人都难以具备这样的持续研究能力,特别是信用交易作为推动信用关系社会化的一种机制,投资人更认可独立于债权债务当事人的第三方信息,于是,信用社会化选择并赋予了专业信用评级机构独立判断债务人信用风险的职责与权力。信用评级就俨然成为现代信用经济的主宰。

  3、现存国际评级体系是世界信用危机的制造者

  以标普、穆迪和惠誉为代表的现存国际评级体系由于其存在的无法克服的问题而使其成为世界信用危机的制造者,这些问题包括:

  (1)维护最大债务国美国利益的鲜明评级立场使这个体系失去独立性。

  (2)用严重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的美国评级标准衡量全球经济体的信用风险,向世界提供了扭曲的评级信息。

  (3)国际社会对一个承担世界信用体系安全责任并由一个主权国家评级机构主导的国际评级体系没有任何监管与约束,而所在国政府也未履行管理责任,监管缺失使这个体系拥有超级权力,不断由世界承担其道德和标准错误导致的后果。

  (4)竞争机制激励这个体系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把信用级别作为商品交易,使其完全不能承担起世界公共责任。

  (5)世界最大债务国利用国际评级话语权,高估国际债务体系国家信用,低估国际债权体系国家信用,把债权国利益输送给债务国,导致世界经济发展不平横。